2020抖音巅峰十强名单,我的美女老师2,电影口碑排行榜前十名


2020抖音巅峰十强名单,我的美女老师2,电影口碑排行榜前十名
2020抖音巅峰十强名单,我的美女老师2,电影口碑排行榜前十名

作者:张田勘

近日,美国《华尔街日报》报道,国际商业机器公司(IBM)正在考虑如何出售沃森医生(也称沃森医疗,Watson Health)。原因是,尽管沃森医生现在的业务年收入约10亿美元,但仍未实现盈利。为此,新上任的IBM首席执行官阿文德·克里希纳(Arvind Krishna)发布了全员工信,表示IBM将专注于将人工智能和混合云作为未来的关键技术,着手简化公司业务线。

从2011年沃森医生声名鹊起到今天IBM打算抛售沃森医生,这10年的成长期似乎说明了AI进入医疗系统并不顺利。不过,这究竟是AI在医疗系统水土不服而深陷瓶颈呢,还是沃森医生遭遇滑铁卢以致一败涂地,目前难有答案。

“沃森”是2007年开始研发的一个人工智能系统,是20多名IBM的研究员4年心血的结晶,并以IBM创始人托马斯·J·沃森的姓命名。“沃森”拥有理解自然语言和精确回答问题的能力,2011年开始进入医疗领域。

从2012年3月起,沃森医生先后进入纪念斯隆-凯特琳癌症中心(MSK)、妙佑医疗国际(Mayo Clinic)、奎斯特诊断公司(Quest Diagnostics)等全球知名医学研究机构,专业人员研发了多个专科沃森医生,如肿瘤专家顾问(OEA),其中又包括三种沃森医生:沃森肿瘤解决方案(Watson for Oncology)、沃森临床实验匹配解决方案(Watson for Clinical Trial Matching)和沃森基因解决方案(Watson for Genomics)。

事实上,在这些AI肿瘤医生中,只有沃森肿瘤解决方案的应用多一些,而且出售给了较多医院的肿瘤科或专科肿瘤医院。但是,沃森医生只是进入到学习区别不同癌症的基础阶段,在实践中仅有少数医院采用。就像智能汽车,目前难以进入实际应用。

原因在于,沃森医生的临床诊疗并非完全准确和适宜,而且还可能出错。沃森医生的诊疗程序是,输入医疗记录-分析医疗数据-治疗方案排序和提供治疗方案,包括几种推荐方案、考虑方案和不推荐方案,并注明采用此方案的生存率、不良反应发生率、药物相互作用等相关信息,帮助医生、患者了解该方案的疗效与风险。

但是,沃森医生提出的诊疗方案也会有悖医疗规律和临床认知。例如,一位65岁的男子被诊断为肺癌,且伴有严重的出血症状。沃森医生给出的治疗方案是,在接受化疗的同时服用贝伐珠单抗。不过,药物不良反应提示,这种药物会导致严重的甚至致命的出血,因此该药不适用有出血症状的人。也就是说,沃森医生给出的是不安全的用药建议。

这可能并非是沃森医生的错,而是有效样本和数据不足,以致沃森医生无法判断对出血癌症病人不能使用贝伐珠单抗。这同时也说明,沃森医生的综合判断能力和逻辑推理能力与人类医生有差距。

沃森医生的有效数据不足反映在多个方面。做出正确的诊断和提供合适的治疗方案,需要以病理学为标准,以影像组学、蛋白组学、微生物组学、基因组学等为辅助,这是一种多中心联动的、综合海量数据的决策。同时,针对不同疾病的模型,数据的构建方法也不一样。沃森医生所拥有的有效数据量现在还达不到这种要求。

不同国家和地区的差异也影响到沃森医生的适用范围。早在2017年,一家公司就打算在中国引进沃森肿瘤解决方案到中国,覆盖150家地市级的三级综合医院,并培训相应的医生。但是,事至今日也难以如愿,原因在于沃森肿瘤解决方案都是国外的肿瘤案例,没有中国的病例。

另外,沃森医生面临一个长期难以解决的问题——责任承担。沃森医生出错,该如何追究医疗事故?是研发沃森的公司,如IBM,还是应用沃森医生的医疗机构,以及实际采用沃森医生的人类医生呢?

如果说,沃森医生目前只是卡在深度学习问题上,则可以理解为面临瓶颈,未来可以逐步改进。但如果医疗事故或误诊的责任承担问题迟迟难以明确,那么,其在长远发展上很可能将不只是遭遇滑铁卢。(张田勘)

分享到